首页 > 正文
北京埋线提升术能保持多久,北京面部提升手术医院,北京怎么提升眼部去眼袋

北京面部提升大雕线怎样,北京面部皮肤突然紧皱,北京脸部提升埋线有副作用吗,北京埋线提升后多久可以打水光,北京有人做过面部提升吗,北京面部皱文灸疗能行吗,北京脸部下垂可以手术提拉,北京东方瑞丽尚品整形美容好吗,北京大v线面部提升的做法,北京面部埋线要拆线吗

  原标题:一脚田间地头 一手电脑笔头 成都80后美女教师当上种田“CEO” 带领合作社年入300余万

  

  

  一场秋雨过后,川西平原仍漂荡着淡淡的稻香。10月17日上午,成都崇州白头镇和乐村,宋丹走在有些泥泞的田坎上,一边跟路过的村民打招呼,一边查看刚播种不久的油菜。

  1010月月1717日日,,成都崇州白头镇和乐村成都崇州白头镇和乐村,,宋丹出现在合作社的鱼塘边宋丹出现在合作社的鱼塘边,,了解情况了解情况。

  2013年,和乐村走上探索“农业共营制”道路:农户以土地入股,成立合作社,聘请职业经理人经管,实现土地要素优化配置集中经营。

  当时,26岁的宋丹在崇州城区从事英语、计算机教学工作,过着朝九晚五的都市生活。一次偶然的机会,宋丹与成都农业职业经理人接触后,让她这个并不了解农业的妹子,怦然心动于“面朝黄土”的这一古老职业。

  如今,宋丹已是和乐村合作社的职业农业经理人,这位80后的种田“CEO”管理着当地410户村民的1243亩土地,以规模化、机器化、科学化的方式种植小麦、水稻、油菜等作物,她所带领合作社年入已达320余万元。

  

  

  

10月17日,成都崇州白头镇和乐村,宋丹在合作社鱼塘边查看情况。

  “江原县,(蜀)郡西,渡大江,滨文井江……小亭,有好稻田……”1600多年前,东晋时的崇州人常璩在《华阳国志》里这样描述过川西平原的水旱从人、沃野稻香,文中的“江原县”便是如今的崇州。

  虽在农村生活过,但对在城里长大的宋丹而言,从未将农桑纳入过工作规划。“我大学专业是环境与艺术设计。”宋丹说,2010年毕业后,她在崇州城里找到一份培训工作,从事英语、计算机教学,过着朝九晚五的上班族生活,平实而恬淡。

  2013年10月,成了她人生的转折点。“与朋友去了趟都江堰。”她说,在那里,她第一次接触到新型农民和农业职业经理人,“完全颠覆我对种田的认识。”

  宋丹说,她对农事印象仅停留在童年,一次被母亲罚去田里割麦子,“没割几株就浑身都痒,简直受不了这又累又脏。”但这一次,在听完农业职业经理人的培训后,她被深深打动,“没想到种田也能当‘CEO’,而且发展潜力很大。”

宋丹的电脑里存着智慧农业的蓝图。

  恰巧,当时的白头镇和乐村领导“相中”了她,想邀请这位有学历、有眼光的年轻人来村里当农业职业经理人。“跟家里人商量后,我报名参加了培训考试。”很快,当时才26岁的宋丹取得农业职业经理人证书,告别了繁华的都市生活,来到和乐村的田间地头,准备用青春和智慧在这里大干一番。

  

  

  

合作社的农田喜获丰收。

  “你们这个有保障没得?万一整亏了就是一年啊!”2013年底,刚来到崇州和乐村时,最初只有171亩土地入股进来,很多村民都抱着观望的态度,“都担心整亏了谁来赔钱。”

  这171亩土地,也就成了宋丹的全部事业。她每天跑到地里看麦苗长势,发现病虫害,马上求助农技站……在崇州,农民找农业科技人员很简单。依托四川农大、省农科院、市农林科学院,当地组建了综合性农业专家大院,像树根一样延伸到基层。

  第二年,收割后开始分红,根据入股土地所占比例,村民要钱的拿钱,要粮的给粮。按照崇州农业职业经理人的分红惯例,土地经营利润的一成用作“公积金”,两成用来给参股村民再分红,剩下的为农业职业经理人收入。

  只用出土地,什么都不管,不用种地也不用靠天,每亩地就能拿300斤大米(或等额货币)外,经营好了还能拿二次分红,这让农民们高兴坏了。“我也要加入合作社,把所有土地都拿来入股。”村民陈吉超带着土地承包责任书加入进来,同时还前往合作社干活领工资,“人老了,到外面做不了工了。”

  很快,400多户村民陆续入股进来,宋丹要管的土地增加到了1243亩。“地多了,如何来管理呢?”这个80后妹子的担子也跟着重了。邻近有比较大的合作社,自己有烘干机器,买了收割机等设备,“但是我们刚起步,资金得用到刀口上,邻村的这条路子不适合我们。”

  

  

  

  为了学到更多的种田与管理经验,解决如何管理大面积土地等问题,宋丹和成都众多的农业职业经理人,在各级政府的牵线搭桥下,前往市内、省内,乃至北京湖南等全国先进的种田基地“取经”。

  “有次在湖南常德,当地种茶的管理方式给了我很大启发。”宋丹说,她在常德一个茶叶基地找到了解决和乐村种田问题的“良药”,“简单来说,就是找专业人做专业事。”

  她说,合作社起步不久,没有大量资金买设备,那就雇请一支专业队伍,来进行农作物的收割、运输、统防统治等。为此,她找到了集贤乡的一个农机合作社,在那里施行的是规模化、机器化耕作,“解决了当前的种田问题,更节约了人力成本,还为合作社省下一大笔资金。”

  目前,宋丹管理的和乐村1243亩土地,属于崇州十万亩高标准农田,主要作物为水稻、小麦和油菜。“我们还打造了530亩稻田综合种养,包括鱼、虾和甲鱼,一般都提前把产品预订出去,解决了上市后的销路问题。”

  近年来,宋丹不断创新管理和营销模式,通过雇佣专业团队、打造“订单农业”,让这片土地连创佳绩。410户入股村民每户每年能拿300斤大米,以及每亩地90元左右的二次分红。去年,作为农业职业经理人的宋丹也年入数十万元,更令入村民高兴的是,在这位城里妹子的带领下,合作社去年年收入达到了329.7万元。

  

  

  

  2010年起,崇州开始探索构建土地股份合作社+农业职业经理人+农业综合服务“三位一体”的“农业共营制”新型农业经营体系。

  “因为是刚起步,很多东西是摸着石头过河,难免遇到困难。”10月17日上午,和旺土地股份合作社里,整理完一摞资料的宋丹说道,2015年,她发现白头镇有不少酒厂,“喝酒的多,就想种点养肝护肝的中药材‘赶黄草’。”

  报备后,合作社种了10亩赶黄草。“我每天都去看看,就等着它快些长成。”然而,收获季到来,宋丹傻眼了,“别人的赶黄草粗壮,但她种的却又细又长,卖不到好价钱。”

  遭此挫折,但家人和村人的支持不改,这让宋丹很快从失败中走了出来,从中总结经验,还前往金堂官仓镇学了养生类作物的种植和管理经验。回来,又详细考察了当地市场、水土后,遂决定试点种植30亩地的羊肚菌。

  “销路不愁,一是供应到成都白家市场,二是周边的休闲农业基地的餐饮。”宋丹说,除了羊肚菌外,今年的一大惊喜则是供不应求的小龙虾,“稻田综合种养的小龙虾比一般小龙虾每斤贵15元左右,但销量依然很旺。”

  “这个小姑娘有头脑,有冲劲。”和乐村村委会书记陈明说,虽然有些小挫折,但在她的带领下,这片土地搞得有声有色,“农民入股不种田有分红,种田的还有工资拿,村里上下都支持她。”

  

  

  

  “稻田综合种养基地,还是我一手规划的呢。”说起这个,宋丹十分开心,因为大学专业的缘故,她对环境规划和设计得心应手,“哪块田种啥,适不适合综合种养,能不能发展休闲农业都在她的设计图纸上。”

  宋丹分析,依照往常经验,每年的崇州油菜花节期间,周边的休闲旅游都会迎来旺季,“生意的确火爆,但是油菜花谢了,旅游的人就少了。”

  “我们要发展休闲农业,但得有特色,不能只靠菜花节。”对此,宋丹总结了多地的发展经验,并结合智慧农业的发展模式,为这片1243亩土地量身打造了“干湿分离型农业”道路。

  “湿,就是沿河打造稻田综合种养,发展休闲农业。”她说,和乐村因临近桤木河湿地公园,有着独特的地理资源优势,适合发展休闲观光旅游。干,就是在另一侧规模化集中土地上,机器化的种植粮油等,“与其它地方不一样,干湿农业都会采用智慧农业,来减少成本,让种田、旅游更精细化、科技化。”

  此外,宋丹还看好了品牌农业的打造。“四川农产品本来就可以,但与外来的相比品牌上却输了一筹。”为此,她放眼更大的市场,“为特色的稻田综合种养大米、鱼虾鳖,创立高端品牌进军省内,乃至全国市场。”

  

  

  

  宋丹的种田故事,是崇州1883位农业职业经理人的一个缩影。说到农业职业经理人,还得说到“农业共营制”上。啥是农业共营制度,农业共营制又是如何而来的呢?

  2010年,崇州市隆兴镇黎坝村生产小组长陈永建找到当地镇政府,“这边田没人种了,不能让它荒着啊。”很快,镇政府找到了崇州市农发局,时任局长的陈鑫首先提出:以前搞流转出了很多问题,能否换一种方式搞?

  对此,时任农发局办公室主任周维松介绍,曾有一些外地老板租农民土地,本来谈好租多少年,但有的搞一年就跑了,农民有意见,政府也不满意。后来,有人提出能否把土地集中起来,成规模种作,再请人代耕代管,最后年底分红。这个想法得到了认同,而这也是崇州农业共营制最初的雏形。

  对此,崇州市农发局农村改革和经营管理科科长杨成伦介绍,2010年5月,隆兴镇黎坝村15组30户农户发起成立杨柳土地股份合作社,自愿以101.27亩土地承包经营权入股,成为了全国首个完全以土地承包经营权入股并工商注册的农民合作社。

  据了解,从2011年起,成都便开始培养新型职业农民。根据成都市农委公布的数据,去年,成都持证农业职业经理人达7134人,其中初级3380人、中级3606人、高级148人。

  

  

  据《成都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推广“农业共营制”加快农业用地适度规模经营的实施意见》,成都将确保2020年全市新型职业农民超过10万人

  

  近日,四川发布了《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由农业大省向农业强省跨越十大行动方案》。其中一大方案就是新型职业农民教育创业行动,到2022年,培养一大批爱农业、懂技术、善经营的新型职业农民,支持返乡下乡人员创办领办新型经营主体10万个以上

  来源:华西都市报

责任编辑:霍宇昂

  原标题:一脚田间地头 一手电脑笔头 成都80后美女教师当上种田“CEO” 带领合作社年入300余万

  

  

  一场秋雨过后,川西平原仍漂荡着淡淡的稻香。10月17日上午,成都崇州白头镇和乐村,宋丹走在有些泥泞的田坎上,一边跟路过的村民打招呼,一边查看刚播种不久的油菜。

  1010月月1717日日,,成都崇州白头镇和乐村成都崇州白头镇和乐村,,宋丹出现在合作社的鱼塘边宋丹出现在合作社的鱼塘边,,了解情况了解情况。

  2013年,和乐村走上探索“农业共营制”道路:农户以土地入股,成立合作社,聘请职业经理人经管,实现土地要素优化配置集中经营。

  当时,26岁的宋丹在崇州城区从事英语、计算机教学工作,过着朝九晚五的都市生活。一次偶然的机会,宋丹与成都农业职业经理人接触后,让她这个并不了解农业的妹子,怦然心动于“面朝黄土”的这一古老职业。

  如今,宋丹已是和乐村合作社的职业农业经理人,这位80后的种田“CEO”管理着当地410户村民的1243亩土地,以规模化、机器化、科学化的方式种植小麦、水稻、油菜等作物,她所带领合作社年入已达320余万元。

  

  

  

10月17日,成都崇州白头镇和乐村,宋丹在合作社鱼塘边查看情况。

  “江原县,(蜀)郡西,渡大江,滨文井江……小亭,有好稻田……”1600多年前,东晋时的崇州人常璩在《华阳国志》里这样描述过川西平原的水旱从人、沃野稻香,文中的“江原县”便是如今的崇州。

  虽在农村生活过,但对在城里长大的宋丹而言,从未将农桑纳入过工作规划。“我大学专业是环境与艺术设计。”宋丹说,2010年毕业后,她在崇州城里找到一份培训工作,从事英语、计算机教学,过着朝九晚五的上班族生活,平实而恬淡。

  2013年10月,成了她人生的转折点。“与朋友去了趟都江堰。”她说,在那里,她第一次接触到新型农民和农业职业经理人,“完全颠覆我对种田的认识。”

  宋丹说,她对农事印象仅停留在童年,一次被母亲罚去田里割麦子,“没割几株就浑身都痒,简直受不了这又累又脏。”但这一次,在听完农业职业经理人的培训后,她被深深打动,“没想到种田也能当‘CEO’,而且发展潜力很大。”

宋丹的电脑里存着智慧农业的蓝图。

  恰巧,当时的白头镇和乐村领导“相中”了她,想邀请这位有学历、有眼光的年轻人来村里当农业职业经理人。“跟家里人商量后,我报名参加了培训考试。”很快,当时才26岁的宋丹取得农业职业经理人证书,告别了繁华的都市生活,来到和乐村的田间地头,准备用青春和智慧在这里大干一番。

  

  

  

合作社的农田喜获丰收。

  “你们这个有保障没得?万一整亏了就是一年啊!”2013年底,刚来到崇州和乐村时,最初只有171亩土地入股进来,很多村民都抱着观望的态度,“都担心整亏了谁来赔钱。”

  这171亩土地,也就成了宋丹的全部事业。她每天跑到地里看麦苗长势,发现病虫害,马上求助农技站……在崇州,农民找农业科技人员很简单。依托四川农大、省农科院、市农林科学院,当地组建了综合性农业专家大院,像树根一样延伸到基层。

  第二年,收割后开始分红,根据入股土地所占比例,村民要钱的拿钱,要粮的给粮。按照崇州农业职业经理人的分红惯例,土地经营利润的一成用作“公积金”,两成用来给参股村民再分红,剩下的为农业职业经理人收入。

  只用出土地,什么都不管,不用种地也不用靠天,每亩地就能拿300斤大米(或等额货币)外,经营好了还能拿二次分红,这让农民们高兴坏了。“我也要加入合作社,把所有土地都拿来入股。”村民陈吉超带着土地承包责任书加入进来,同时还前往合作社干活领工资,“人老了,到外面做不了工了。”

  很快,400多户村民陆续入股进来,宋丹要管的土地增加到了1243亩。“地多了,如何来管理呢?”这个80后妹子的担子也跟着重了。邻近有比较大的合作社,自己有烘干机器,买了收割机等设备,“但是我们刚起步,资金得用到刀口上,邻村的这条路子不适合我们。”

  

  

  

  为了学到更多的种田与管理经验,解决如何管理大面积土地等问题,宋丹和成都众多的农业职业经理人,在各级政府的牵线搭桥下,前往市内、省内,乃至北京湖南等全国先进的种田基地“取经”。

  “有次在湖南常德,当地种茶的管理方式给了我很大启发。”宋丹说,她在常德一个茶叶基地找到了解决和乐村种田问题的“良药”,“简单来说,就是找专业人做专业事。”

  她说,合作社起步不久,没有大量资金买设备,那就雇请一支专业队伍,来进行农作物的收割、运输、统防统治等。为此,她找到了集贤乡的一个农机合作社,在那里施行的是规模化、机器化耕作,“解决了当前的种田问题,更节约了人力成本,还为合作社省下一大笔资金。”

  目前,宋丹管理的和乐村1243亩土地,属于崇州十万亩高标准农田,主要作物为水稻、小麦和油菜。“我们还打造了530亩稻田综合种养,包括鱼、虾和甲鱼,一般都提前把产品预订出去,解决了上市后的销路问题。”

  近年来,宋丹不断创新管理和营销模式,通过雇佣专业团队、打造“订单农业”,让这片土地连创佳绩。410户入股村民每户每年能拿300斤大米,以及每亩地90元左右的二次分红。去年,作为农业职业经理人的宋丹也年入数十万元,更令入村民高兴的是,在这位城里妹子的带领下,合作社去年年收入达到了329.7万元。

  

  

  

  2010年起,崇州开始探索构建土地股份合作社+农业职业经理人+农业综合服务“三位一体”的“农业共营制”新型农业经营体系。

  “因为是刚起步,很多东西是摸着石头过河,难免遇到困难。”10月17日上午,和旺土地股份合作社里,整理完一摞资料的宋丹说道,2015年,她发现白头镇有不少酒厂,“喝酒的多,就想种点养肝护肝的中药材‘赶黄草’。”

  报备后,合作社种了10亩赶黄草。“我每天都去看看,就等着它快些长成。”然而,收获季到来,宋丹傻眼了,“别人的赶黄草粗壮,但她种的却又细又长,卖不到好价钱。”

  遭此挫折,但家人和村人的支持不改,这让宋丹很快从失败中走了出来,从中总结经验,还前往金堂官仓镇学了养生类作物的种植和管理经验。回来,又详细考察了当地市场、水土后,遂决定试点种植30亩地的羊肚菌。

  “销路不愁,一是供应到成都白家市场,二是周边的休闲农业基地的餐饮。”宋丹说,除了羊肚菌外,今年的一大惊喜则是供不应求的小龙虾,“稻田综合种养的小龙虾比一般小龙虾每斤贵15元左右,但销量依然很旺。”

  “这个小姑娘有头脑,有冲劲。”和乐村村委会书记陈明说,虽然有些小挫折,但在她的带领下,这片土地搞得有声有色,“农民入股不种田有分红,种田的还有工资拿,村里上下都支持她。”

  

  

  

  “稻田综合种养基地,还是我一手规划的呢。”说起这个,宋丹十分开心,因为大学专业的缘故,她对环境规划和设计得心应手,“哪块田种啥,适不适合综合种养,能不能发展休闲农业都在她的设计图纸上。”

  宋丹分析,依照往常经验,每年的崇州油菜花节期间,周边的休闲旅游都会迎来旺季,“生意的确火爆,但是油菜花谢了,旅游的人就少了。”

  “我们要发展休闲农业,但得有特色,不能只靠菜花节。”对此,宋丹总结了多地的发展经验,并结合智慧农业的发展模式,为这片1243亩土地量身打造了“干湿分离型农业”道路。

  “湿,就是沿河打造稻田综合种养,发展休闲农业。”她说,和乐村因临近桤木河湿地公园,有着独特的地理资源优势,适合发展休闲观光旅游。干,就是在另一侧规模化集中土地上,机器化的种植粮油等,“与其它地方不一样,干湿农业都会采用智慧农业,来减少成本,让种田、旅游更精细化、科技化。”

  此外,宋丹还看好了品牌农业的打造。“四川农产品本来就可以,但与外来的相比品牌上却输了一筹。”为此,她放眼更大的市场,“为特色的稻田综合种养大米、鱼虾鳖,创立高端品牌进军省内,乃至全国市场。”

  

  

  

  宋丹的种田故事,是崇州1883位农业职业经理人的一个缩影。说到农业职业经理人,还得说到“农业共营制”上。啥是农业共营制度,农业共营制又是如何而来的呢?

  2010年,崇州市隆兴镇黎坝村生产小组长陈永建找到当地镇政府,“这边田没人种了,不能让它荒着啊。”很快,镇政府找到了崇州市农发局,时任局长的陈鑫首先提出:以前搞流转出了很多问题,能否换一种方式搞?

  对此,时任农发局办公室主任周维松介绍,曾有一些外地老板租农民土地,本来谈好租多少年,但有的搞一年就跑了,农民有意见,政府也不满意。后来,有人提出能否把土地集中起来,成规模种作,再请人代耕代管,最后年底分红。这个想法得到了认同,而这也是崇州农业共营制最初的雏形。

  对此,崇州市农发局农村改革和经营管理科科长杨成伦介绍,2010年5月,隆兴镇黎坝村15组30户农户发起成立杨柳土地股份合作社,自愿以101.27亩土地承包经营权入股,成为了全国首个完全以土地承包经营权入股并工商注册的农民合作社。

  据了解,从2011年起,成都便开始培养新型职业农民。根据成都市农委公布的数据,去年,成都持证农业职业经理人达7134人,其中初级3380人、中级3606人、高级148人。

  

  

  据《成都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推广“农业共营制”加快农业用地适度规模经营的实施意见》,成都将确保2020年全市新型职业农民超过10万人

  

  近日,四川发布了《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由农业大省向农业强省跨越十大行动方案》。其中一大方案就是新型职业农民教育创业行动,到2022年,培养一大批爱农业、懂技术、善经营的新型职业农民,支持返乡下乡人员创办领办新型经营主体10万个以上

  来源:华西都市报

责任编辑:霍宇昂

  原标题:一脚田间地头 一手电脑笔头 成都80后美女教师当上种田“CEO” 带领合作社年入300余万

  

  

  一场秋雨过后,川西平原仍漂荡着淡淡的稻香。10月17日上午,成都崇州白头镇和乐村,宋丹走在有些泥泞的田坎上,一边跟路过的村民打招呼,一边查看刚播种不久的油菜。

  1010月月1717日日,,成都崇州白头镇和乐村成都崇州白头镇和乐村,,宋丹出现在合作社的鱼塘边宋丹出现在合作社的鱼塘边,,了解情况了解情况。

  2013年,和乐村走上探索“农业共营制”道路:农户以土地入股,成立合作社,聘请职业经理人经管,实现土地要素优化配置集中经营。

  当时,26岁的宋丹在崇州城区从事英语、计算机教学工作,过着朝九晚五的都市生活。一次偶然的机会,宋丹与成都农业职业经理人接触后,让她这个并不了解农业的妹子,怦然心动于“面朝黄土”的这一古老职业。

  如今,宋丹已是和乐村合作社的职业农业经理人,这位80后的种田“CEO”管理着当地410户村民的1243亩土地,以规模化、机器化、科学化的方式种植小麦、水稻、油菜等作物,她所带领合作社年入已达320余万元。

  

  

  

10月17日,成都崇州白头镇和乐村,宋丹在合作社鱼塘边查看情况。

  “江原县,(蜀)郡西,渡大江,滨文井江……小亭,有好稻田……”1600多年前,东晋时的崇州人常璩在《华阳国志》里这样描述过川西平原的水旱从人、沃野稻香,文中的“江原县”便是如今的崇州。

  虽在农村生活过,但对在城里长大的宋丹而言,从未将农桑纳入过工作规划。“我大学专业是环境与艺术设计。”宋丹说,2010年毕业后,她在崇州城里找到一份培训工作,从事英语、计算机教学,过着朝九晚五的上班族生活,平实而恬淡。

  2013年10月,成了她人生的转折点。“与朋友去了趟都江堰。”她说,在那里,她第一次接触到新型农民和农业职业经理人,“完全颠覆我对种田的认识。”

  宋丹说,她对农事印象仅停留在童年,一次被母亲罚去田里割麦子,“没割几株就浑身都痒,简直受不了这又累又脏。”但这一次,在听完农业职业经理人的培训后,她被深深打动,“没想到种田也能当‘CEO’,而且发展潜力很大。”

宋丹的电脑里存着智慧农业的蓝图。

  恰巧,当时的白头镇和乐村领导“相中”了她,想邀请这位有学历、有眼光的年轻人来村里当农业职业经理人。“跟家里人商量后,我报名参加了培训考试。”很快,当时才26岁的宋丹取得农业职业经理人证书,告别了繁华的都市生活,来到和乐村的田间地头,准备用青春和智慧在这里大干一番。

  

  

  

合作社的农田喜获丰收。

  “你们这个有保障没得?万一整亏了就是一年啊!”2013年底,刚来到崇州和乐村时,最初只有171亩土地入股进来,很多村民都抱着观望的态度,“都担心整亏了谁来赔钱。”

  这171亩土地,也就成了宋丹的全部事业。她每天跑到地里看麦苗长势,发现病虫害,马上求助农技站……在崇州,农民找农业科技人员很简单。依托四川农大、省农科院、市农林科学院,当地组建了综合性农业专家大院,像树根一样延伸到基层。

  第二年,收割后开始分红,根据入股土地所占比例,村民要钱的拿钱,要粮的给粮。按照崇州农业职业经理人的分红惯例,土地经营利润的一成用作“公积金”,两成用来给参股村民再分红,剩下的为农业职业经理人收入。

  只用出土地,什么都不管,不用种地也不用靠天,每亩地就能拿300斤大米(或等额货币)外,经营好了还能拿二次分红,这让农民们高兴坏了。“我也要加入合作社,把所有土地都拿来入股。”村民陈吉超带着土地承包责任书加入进来,同时还前往合作社干活领工资,“人老了,到外面做不了工了。”

  很快,400多户村民陆续入股进来,宋丹要管的土地增加到了1243亩。“地多了,如何来管理呢?”这个80后妹子的担子也跟着重了。邻近有比较大的合作社,自己有烘干机器,买了收割机等设备,“但是我们刚起步,资金得用到刀口上,邻村的这条路子不适合我们。”

  

  

  

  为了学到更多的种田与管理经验,解决如何管理大面积土地等问题,宋丹和成都众多的农业职业经理人,在各级政府的牵线搭桥下,前往市内、省内,乃至北京湖南等全国先进的种田基地“取经”。

  “有次在湖南常德,当地种茶的管理方式给了我很大启发。”宋丹说,她在常德一个茶叶基地找到了解决和乐村种田问题的“良药”,“简单来说,就是找专业人做专业事。”

  她说,合作社起步不久,没有大量资金买设备,那就雇请一支专业队伍,来进行农作物的收割、运输、统防统治等。为此,她找到了集贤乡的一个农机合作社,在那里施行的是规模化、机器化耕作,“解决了当前的种田问题,更节约了人力成本,还为合作社省下一大笔资金。”

  目前,宋丹管理的和乐村1243亩土地,属于崇州十万亩高标准农田,主要作物为水稻、小麦和油菜。“我们还打造了530亩稻田综合种养,包括鱼、虾和甲鱼,一般都提前把产品预订出去,解决了上市后的销路问题。”

  近年来,宋丹不断创新管理和营销模式,通过雇佣专业团队、打造“订单农业”,让这片土地连创佳绩。410户入股村民每户每年能拿300斤大米,以及每亩地90元左右的二次分红。去年,作为农业职业经理人的宋丹也年入数十万元,更令入村民高兴的是,在这位城里妹子的带领下,合作社去年年收入达到了329.7万元。

  

  

  

  2010年起,崇州开始探索构建土地股份合作社+农业职业经理人+农业综合服务“三位一体”的“农业共营制”新型农业经营体系。

  “因为是刚起步,很多东西是摸着石头过河,难免遇到困难。”10月17日上午,和旺土地股份合作社里,整理完一摞资料的宋丹说道,2015年,她发现白头镇有不少酒厂,“喝酒的多,就想种点养肝护肝的中药材‘赶黄草’。”

  报备后,合作社种了10亩赶黄草。“我每天都去看看,就等着它快些长成。”然而,收获季到来,宋丹傻眼了,“别人的赶黄草粗壮,但她种的却又细又长,卖不到好价钱。”

  遭此挫折,但家人和村人的支持不改,这让宋丹很快从失败中走了出来,从中总结经验,还前往金堂官仓镇学了养生类作物的种植和管理经验。回来,又详细考察了当地市场、水土后,遂决定试点种植30亩地的羊肚菌。

  “销路不愁,一是供应到成都白家市场,二是周边的休闲农业基地的餐饮。”宋丹说,除了羊肚菌外,今年的一大惊喜则是供不应求的小龙虾,“稻田综合种养的小龙虾比一般小龙虾每斤贵15元左右,但销量依然很旺。”

  “这个小姑娘有头脑,有冲劲。”和乐村村委会书记陈明说,虽然有些小挫折,但在她的带领下,这片土地搞得有声有色,“农民入股不种田有分红,种田的还有工资拿,村里上下都支持她。”

  

  

  

  “稻田综合种养基地,还是我一手规划的呢。”说起这个,宋丹十分开心,因为大学专业的缘故,她对环境规划和设计得心应手,“哪块田种啥,适不适合综合种养,能不能发展休闲农业都在她的设计图纸上。”

  宋丹分析,依照往常经验,每年的崇州油菜花节期间,周边的休闲旅游都会迎来旺季,“生意的确火爆,但是油菜花谢了,旅游的人就少了。”

  “我们要发展休闲农业,但得有特色,不能只靠菜花节。”对此,宋丹总结了多地的发展经验,并结合智慧农业的发展模式,为这片1243亩土地量身打造了“干湿分离型农业”道路。

  “湿,就是沿河打造稻田综合种养,发展休闲农业。”她说,和乐村因临近桤木河湿地公园,有着独特的地理资源优势,适合发展休闲观光旅游。干,就是在另一侧规模化集中土地上,机器化的种植粮油等,“与其它地方不一样,干湿农业都会采用智慧农业,来减少成本,让种田、旅游更精细化、科技化。”

  此外,宋丹还看好了品牌农业的打造。“四川农产品本来就可以,但与外来的相比品牌上却输了一筹。”为此,她放眼更大的市场,“为特色的稻田综合种养大米、鱼虾鳖,创立高端品牌进军省内,乃至全国市场。”

  

  

  

  宋丹的种田故事,是崇州1883位农业职业经理人的一个缩影。说到农业职业经理人,还得说到“农业共营制”上。啥是农业共营制度,农业共营制又是如何而来的呢?

  2010年,崇州市隆兴镇黎坝村生产小组长陈永建找到当地镇政府,“这边田没人种了,不能让它荒着啊。”很快,镇政府找到了崇州市农发局,时任局长的陈鑫首先提出:以前搞流转出了很多问题,能否换一种方式搞?

  对此,时任农发局办公室主任周维松介绍,曾有一些外地老板租农民土地,本来谈好租多少年,但有的搞一年就跑了,农民有意见,政府也不满意。后来,有人提出能否把土地集中起来,成规模种作,再请人代耕代管,最后年底分红。这个想法得到了认同,而这也是崇州农业共营制最初的雏形。

  对此,崇州市农发局农村改革和经营管理科科长杨成伦介绍,2010年5月,隆兴镇黎坝村15组30户农户发起成立杨柳土地股份合作社,自愿以101.27亩土地承包经营权入股,成为了全国首个完全以土地承包经营权入股并工商注册的农民合作社。

  据了解,从2011年起,成都便开始培养新型职业农民。根据成都市农委公布的数据,去年,成都持证农业职业经理人达7134人,其中初级3380人、中级3606人、高级148人。

  

  

  据《成都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推广“农业共营制”加快农业用地适度规模经营的实施意见》,成都将确保2020年全市新型职业农民超过10万人

  

  近日,四川发布了《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由农业大省向农业强省跨越十大行动方案》。其中一大方案就是新型职业农民教育创业行动,到2022年,培养一大批爱农业、懂技术、善经营的新型职业农民,支持返乡下乡人员创办领办新型经营主体10万个以上

  来源:华西都市报

责任编辑:霍宇昂

北京脸上有皱纹了怎么办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01121215638